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九十一節:洞庭變天了—赤山島

作者:玉琊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待十一收拾完這艘船上的人后,白狼和甄夢妘也都各自上了這條船,白狼親自掌舵,將這船朝著旁邊的船靠去,只是迎來了一陣弩箭的攢射。

    好在這船不在是那小烏船,有了更多的遮擋之地,十一找個地方躲藏,避開那些弩箭。瞅著不遠處一幕讓他直咋舌。

    那邊正是宋逸父女二人,這宋逸也跳上了一艘船,那些人手執兵刃向他攻來,只見宋逸抬腳于這甲板之上重重一跺,這大船就頭重腳輕的翹起。

    那些人身子不穩的頭朝著宋逸這里撞來,宋逸以手做掌向前推出畫出那一個又一個圓來,那些人就被他全部給推到了湖里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些,他輕輕飄起落在了船尾上,這艘大船便又輕輕的回落下來,這等功夫看的十一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呀

    十一他要登船殺的那般辛苦,可是這宋逸要登船,卻是輕輕兩腳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曉這宋逸功夫了得,一身修為就連那廣律也不敵他,同樣是一流境界宗師高手,吳碩谷數招之內就敗北?梢娺@宋逸一流四境之內,早已入了四品境,屬于大宗師人物。

    在十一所見人物中,出去了那早已是陸地仙人的李純陽之外,就屬這宋逸修為最高了。

    當然出了最后兩刀的陳公望和鐘文也屬于這列的宗師高手;只是他們兩人在南山之上就雙雙離世了,這時間就這樣少了兩位大宗師高手。

    大和尚廣律比起宋逸來應該稍稍略遜一籌,但是也相差不大;宋逸雖一劍斬退廣律五百丈,但也未曾破開他的金剛不壞。

    宋如盈攙著吳碩谷來到了船上,給他找了個地方躲避那射來的弩箭。自己操縱著這艘船和十一的船靠攏。

    水下的阮白條還在收割著那一個個落水之人的性命;這一面湖水早已被鮮血染紅,數十具尸體漂浮在湖面之上。

    湖面之上威風徐徐,將這里的血腥味遠遠帶出;遠處一些的一艘大船之上,一位公子,身披一件貂裘披風,手里摸著一只鴿子,望著那遠處船上的乾十一,冷聲道:“想不到你還有如此身手”。

    他將這只鴿子雙手舉起,細細的瞧了。只見這只信鴿有著鷹般的兇狀,后腦寬闊,眼球向前;身上羽毛白中帶灰,一看就是一只品相極好的信鴿兒。

    他捂著信鴿在嘴上輕輕親了一口,朝著天空之上拋去,說道:“這封信得快些送去才好,就看你的了”。

    然,他盯著前方隱藏在船內的乾十一,冷笑道:“你就算是能從這脫身又如何?”

    他舉起右手做了一個后退的手勢,剩下的這些船便快速的脫離開來,不在圍著乾十一等人。

    十一站在甲板上,已經看到那遠處身披貂裘的男子,嘴里不屑道:“這樣熱的天氣,也不怕悟出一身痱子來”。

    甄夢妘站在他身側問道:“你認識他嗎?”

    十一努努嘴道:“本少爺怎么可能認識這樣的人,除了長的好看點一無是處”。

    甄夢妘聽了這句話,看著十一笑道:“這不是說你自己嗎?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是說他呢”。

    十一指著前方的船,做了一個抹頸的動作。

    他確實不認識那個男子,但是他知道這就是沖他來的;他和那個人雖然隔著這么遠,但是也能清楚的感知到那人身上的殺意。

    一種毫不掩藏,對著十一的不屑;這種感覺,十一對他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他有種直覺,在這洞庭湖中,對方派出那個公子出來,應該也就是對方在此最高的人物了,那一身衣著打扮可不是尋常的公子哥能穿出來的,便是有這等實力,也穿不出他那種氣質,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勢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讓十一很不爽,撇撇嘴道:“看來我也得買一身貂穿著才顯得有氣質”。

    湖面上的截殺以對方付出四條船,幾十具尸體為代價而落下帷幕,十一等人劫了一條船,繼續朝著那赤山島駛去。

    他盤膝坐在甲板之上,望著這湖面風光,眉頭輕輕皺起,心里對于此次截殺略想不通;那群人明明還占有強大的優勢,為何會丟下幾十具尸體后,就撤走了。

    他最后看到那個男子時,那人明顯對著他笑,那種笑容,讓他覺得有一種陰謀的味道。

    十一他的預感很不好;他來洞庭湖中每走一步都很是艱難;這只能說明兩點;其一、就是十一已經成功引起了他們的注意;其二、就是乾泰在朝堂之上也走的很是艱難。

    或者說乾泰的一些安排,讓暗中的人很不舒服,他們開始布置了一系列的反擊。南山之上算是小手筆,而從洞庭湖開始,那么便要開始動真格的了。

    乾泰利用自己的兒子乾十一以身為餌,開始釣出這水下一尾一尾的大魚,看到那個貂裘男子時,十一知道總算是有魚上鉤了。

    幾邊的博弈也算是正是拉開帷幕。

    十一他們換上了大船,速度自然也快了不少,只是這船上的人都得出力才行,否則這樣一條船,單憑一兩個人肯定是開不走的。甲板上只留下了一個阮白條控制著方向,其余的人都下了船底,搖著船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了多久,估摸著是有好幾個時辰了。十一都覺得自己餓的前胸貼后背了,才聽著上方傳來阮白條的喊聲:“到了”。

    十一從船內上了甲板之上,見著前方百丈外的島嶼,那便是赤山島了。也算是大唐境內最大的內陸島嶼了。

    赤山島上也有行船靠的碼頭,只是十一等人劫來的船只比較大,靠近那邊碼頭估計是不行,只能在遠處一些停著。好在百丈的距離對于船上的眾人來說并不是那么遠,稍稍抬腳也就都過去了。

    十一望著前方島嶼之中星盤錯落著諸多房屋,在那岸邊上也有不少人向著他們這里看來;十一對著一旁的吳碩谷道:“到了你的地盤上,怎么沒有人來接下我們?難道正要我們飛過去?”

    吳碩谷瞪了他一眼,從懷里掏出一面小銅鏡出來,對著陽光給那島嶼上發出了信號。

    十一見此嗤嗤稱奇道:“想不出,你們竟然是如此交流溝通的”。他仔細的看著吳碩谷在那擺弄。吳碩谷看了看他道:“你就別想了,我是不會教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小氣兒”

    沒過一會兒,島嶼上也有一面銅鏡迎著陽光,給吳碩谷回了信息;吳碩谷收起銅鏡對著大家道:“等一會兒,他們派人過來接我們”。十一道:“到底是劍門睛明,待遇就是不一樣”。

    吳碩谷道:“你這天機閣睛明待遇就差了?”

    十一搖搖頭道:“我天機閣比不上你們劍門呀,人少,錢少,花銷大”。

    十一對于天機的了解只怕還沒有在場的一些人多,他們聽著十一這樣說,眼中都不約而同的出現了一縷鄙視的神色;十一見著,喊道:“我又沒有說錯,白狼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白狼尷尬道:“小師叔......,咱們其實還是挺富有的”。

    十一喝道:“你這人吶,不知道財不外露嗎?我們需要打探天下情報,這開銷大了去了,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”。

    白狼被這么一說,急忙改口道:“小師叔,說的對”。

    眾人在船上閑聊了一會兒,那赤山島上派出來迎接的船就趕來了,來接著十一的人,先是對著吳碩谷行了師門禮。然后引著眾人登了船給帶回了赤山島中。

    赤山島可是一座方圓百里的大島嶼,十一登島之后,左顧右盼之際,嘴里說道:“這么大的島嶼,藏個兩三萬人馬在這里,誰都不知道”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金蟾捕鱼2的漏洞与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