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三十四章被坑了

作者:吐泡的章魚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交代些許事宜,戴思恭問清江家地址,就飄然離去,留下兩父子遠遠招手。

    哦,還有一些賊臟。

    那三個被劈死的私鹽販子,留下了幾包鹽,大概有幾十斤私鹽,其中一半讓胡三烈給背走了。

    剩下十幾斤,兩父子商量一下,最終取一小包,其余全都埋在山神廟香案下面。

    鹽是好東西啊。

    在現代,一斤鹽也就值一兩個肉包子的錢,可在古代能買上百個肉包子都不止。

    這十幾斤鹽,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,可江平安只能望鹽興嘆。

    在古代,鹽是管制品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被城門巡檢司抓到砍腦袋,還是先埋起來,以后用螞蟻搬家的方式,慢慢挪回去用。

    “爹,夫子真是御醫?”

    江平安站在岔路口,望著戴思恭漸漸消失的背影,難以置信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錯不了!苯傅瓚艘宦,思緒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。

    那時,他應該才十歲吧,正是無憂無慮的時候,跟很多熊孩紙一樣,精力旺盛,不愛讀書,四處野。有一次,隨父親前往戴府祝壽,記得當時,戴老似乎還笑瞇瞇的摸了摸他小腦袋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當年的事,自己應該會過的很好吧?阿呆也不會跟著自己吃苦受累。

    “爹,你怎么這么確定?”

    “哦,戴老一看就是那種德高望重的人,反正你也沒吃虧,走吧,趕緊回家吧,你娘肯定等急了!苯笭恐∶H,扶著某個小短腿上驢背。

    戴思恭太醫院院使的身份,江父沒打算說,姜家的慘案,他也打算埋在心底里,此時說出來,只會讓阿呆分心,甚至會惹來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“粗發!

    江平安一夾驢腹,意氣風發道。

    大約一個時辰后,兩父子看到了永城縣高聳的城墻,通過巡檢司的關口,回到了熟悉的甜水巷。

    “娘,我回來了!

    江平安騎著小毛驢,遠遠的就瞧見母親許氏,坐在大門門檻上,腦袋一垂一垂,正打著瞌睡。

    估計,昨晚徹夜未眠。

    “娘,我回來了!

    興許,許氏太困了,沒反應。江平安從驢背上跳下來,屁顛屁顛跑到母親耳邊,大吼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哎呀,你個臭小子,終于回來了,讓娘擔心死了!痹S氏驟然一驚,猛然氣呼呼的抬頭,露出兩個熊貓眼,見到兒子那張憨憨的笑臉,頓時滿腔怒氣如冰山般溶解,化作滿面春風。

    “昨晚下一晚上的雨,娘都擔心死了,吃飯了嗎?沒吃啊,一定餓壞了吧,走,媽熬了稀飯,還煮了雞蛋,趕緊進屋吃!痹S氏一身倦意煙消霧散,拉著江平安喜滋滋的往院子里走。

    江父牽著小毛驢,走在后面,一臉憨笑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兩父子一邊喝粥,一邊說著昨晚拜師的事,至于胡三爺三板斧砍人的事,兩父子很識趣的隱去不提。

    許氏一邊剝雞蛋殼,一邊聽的眉開眼笑。

    “娘,我要做藥丸賣錢!苯桨埠戎★,趁著一家人氣氛很好,趁機拋出心中的計劃。

    “賣藥丸?”兩口子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江平安手舞足蹈,將制作六味地黃丸的項目計劃書,和盤托出。

    “這,行嗎?”江父面色有些遲疑。

    “那照你這計劃,得不少錢吧?”母親一提到錢,整個人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爹,娘,你看孩兒最近做的事,哪件沒成功?你要對兒子有信心!苯桨矒P起小腦袋,很臭屁很傲嬌的道。

    隨后,江平安小嘴巴拉巴拉,說的天花亂墜。

    兩口子合計半天,算了算,這個項目前期也就投入一兩銀子,就算虧了,也承受的起。

    兩口子被江平安說的美妙前景給忽悠的心動了,于是咬著牙拍板通過。

    江平安是行動派。

    吃完飯,一抹嘴,江平安就拉著老爹去清理地黃。

    六味地黃丸的配方,不算復雜。

    江平安當年看過《藥典》,熟地黃160g,山茱萸80g,牡丹皮60g,山藥80g,茯苓60g,澤瀉60g。

    以上六味,碾成細粉,混勻。

    加煉蜜混勻,制成水蜜丸。

    唯一繁瑣的,就是熟地黃。

    中藥炮制是一門學問。

    剛采摘的地黃,叫鮮地黃。曬干的地黃,那叫生地黃。而六味地黃丸所需的熟地黃,是用曬干的生地黃,再用黃酒多次燜蒸制成。

    咔咔咔……

    江父坐在院子中,手起刀落,將一節節地黃塊,切成一片片。旁邊的許氏,則將洗干凈的地黃,遞給老爹。

    江平安撅著屁股,將一片片切好的地黃片,平攤在扁竹篩上。

    雨過天晴,今天的陽光很明媚。

    適合晾曬藥材。

    “爹,除了地黃、山藥、茯苓外,還缺山茱萸、牡丹皮和澤瀉三味藥材哦!苯桨策厰偟攸S片,邊撅著屁股朝老爹道。

    “爹知道,等爹切完了地黃,就去你智叔那,看他那有沒有?實在不行,就去藥材行問問!苯阜穩的切著藥片,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江父往常配制藥丸的藥材,多半是去宋智的三笑堂購買,只有小部分才去藥材行買。

    忙了一個時辰,所有地黃切完、晾曬,江父站起身,舒展一下筋骨,道:“孩他娘,先給我五百文,我去買點藥材!

    許氏端著兩碗熱騰騰的山藥粉,從廚房走出來,皺著眉頭,埋怨道:“急什么,吃了這碗山藥粉,再去也不遲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去晚了,我怕挑不到好藥材,那碗山藥粉,就留給阿呆吧!

    江父憨憨一笑,批上一件短褂就朝外走,剛出院門口,迎面就撞上了一個小胖紙。

    “仁叔好!

    宋天寶揉著發麻的腦殼,問聲好,隨即動了動鼻子,瞄到院子里許氏手上那碗山藥粉,立馬腦袋不疼了,噔噔噔歡喜的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嬸嬸好~”死胖子滿臉堆笑,望著許氏手上的山藥粉,口水不由自主,“這是山藥粉吧?”

    江平安默默的翻了白眼,兄得,你不去做緝毒犬真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許氏看著小胖紙可愛的樣子,哭笑不得,把碗一遞,“吃吧,客氣啥!

    客氣?

    大寶同學的字典內,沒這個詞。

    宋天寶捧著熱乎乎的瓷碗,直接來個樸素的農民蹲,埋頭吸溜吸溜喝的很歡快。

    白皙軟糯的山藥粉,順著喉嚨,緩緩流入胃中,如同一股暖流,驅散內心的煩躁,整個人都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啊,痛快~”

    宋天寶打了個飽嗝,放下瓷碗,極為舒暢的說道。

    此刻,江平安才喝了小半碗,看著那貨干凈的如同狗舔過的瓷碗,江平安一臉欽佩道:“大寶,我突然想到一個外號,特別適合你!

    “啥外號?”

    “及時雨!

    “及時雨宋江?”小胖紙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那可是他們老宋家的名人哦!

    江平安點點頭,一本正經道:“每次我家有點什么好吃的,你特么總能及時出現,我覺得,【及時雨】這個綽號,太適合你了!

    宋天寶嘿嘿一笑:“阿呆你放心,我絕對不讓你吃虧,下次我奶奶去崇法寺,我帶你去吃免費的齋飯,我跟你說,崇法寺的素齋可出名了,很多大戶人家的女眷都贊不絕口!

    崇法寺?

    素齋?

    江平安忍不住多看小胖子一眼,還算這小子有良心。

    來大明四五個月,除了跟老爹賣藥丸,還真沒好好逛過什么景點,崇法寺他聽說過,在西城區,有座崇法寺塔,香火鼎盛,很多信佛的富家女眷都喜歡去那參拜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說到做到哦!苯桨残闹幸幌,嘴上卻警告小胖子別放他鴿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包在我身上!毙∨旨埓分乜,差點砸斷肋骨,隨即,眼珠滴溜一轉,納悶問:“仁叔剛剛急急忙忙的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你家買點藥材!

    江平安慢悠悠喝著山藥粉。

    “什么藥材?”

    “山茱萸、牡丹皮、澤瀉!

    “哦~”小胖紙失望的拖長語音,“沒意思,也就山茱萸勉強能吃!

    江平安好笑的斜視對方,這死胖子,似乎在他嘴里只有兩種藥材,好吃的和不好吃的。

    吃完了山藥粉。

    江平安放下瓷碗,從臥室書櫥摸出一本抄寫的《脈經》,坐在太陽底下,認真的翻閱。

    而小胖紙則躺在椅子上,百無聊賴的曬著肚皮。

    “阿呆,我回來了!

    臨近中午,江父滿頭大汗走回來,欣喜的拍了拍背后鼓鼓的藥材包。

    “爹辛苦了,怎么去了那么久?”江平安放下書本,急切的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恩,你智叔那只有牡丹皮和澤瀉,山茱萸沒有,聽說今年惠民藥局收走很多,爹跑了好幾家,最后在松仁堂買了兩百文的!苯割櫜簧喜梁,先將后背的藥材卸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洗個臉!闭f完,江父大步朝廚房走去。

    江平安興奮的走到半人高的藥材包裹面前,正欲打開藥包,耳畔突然傳來小胖紙鬼魅的聲音:

    “松仁堂?那可是黑店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江平安心中咯噔一下,突然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。

    宋天寶皺眉道:“我聽爹說,松仁堂的老板,可是出了名的藥霸,最喜歡宰客,特別是那些不懂行的生客,經常賣些假藥材!

    江平安聽完臉色一沉,抓起一包藥材,奮力一撕,恰巧是形如紅色小棗干的山茱萸。

    不等江平安反應,貪吃的宋天寶習慣性捻起幾顆,投入嘴中,剛嚼了數口,就呸呸的吐出來,邊吐邊罵:

    “狗日的,這哪是山茱萸?”

    “就是山里沒人要的野藥棗,染了點糖汁!

    野藥棗?

    江平安一聽,臉頰抽搐,一股怒意,從腳底板直沖天靈蓋。

    nnd,賣假藥竟賣到我頭上……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金蟾捕鱼2的漏洞与技巧